返回上一頁 大結局(四十二) 回到首頁

大結局(四十二)
權妃之帝醫風華大結局(四十二)有聲小說在線收聽

秦寂言把一切都安排好了,顧千城只需要照做就好。品 書 網 (w W W. V o Dtw . c o M)

而秦寂言所想與顧千城的計劃,并沒有太多的偏差,兩人一合計,便聯手布局,引景炎入宮。

顧千城進宮一天一夜,期間沒有人知道她在宮里做了什么,又與秦寂言說了什么,只知道當天夜里,議政殿起了一場大火,顧千城抱著太子沖了出來,立刻命人救火,奈何火勢太大,無法撲救。

顧千城抱著太子在宮外站了一夜,太子對著起火的宮殿,不斷的哭喊“父皇”,掙扎著要下去,卻被顧千城死死抱住。

第二天清晨,景炎帶兵進宮,看著燒成廢墟的大殿,許久不曾言語,直到中午時分,才讓士兵“請”顧千城母子離開,并將顧千城母子二人囚禁在宮中。

昨夜,顧承歡成功奪城,還來不及慶功,景炎就聯合他的副手,在營中悄然兵變,軟禁了承歡,接管了大軍。

換言之,景炎現在是叛軍的最高首領,也是此次叛亂的最大得利者。

三天后,景炎控制住京城,壓下動亂,這才有空來找顧千城。

“千城,玉璽在哪里?”沒錯,景炎會來找顧千城,就是他沒有找到傳國玉璽。

“你去問秦寂言。”顧千城抱著龍寶坐在床邊,神情哀傷,龍寶則緊緊的拽著她的衣擺,像是嚇壞了一樣。

“好吧,秦寂言在哪里?”景炎在一旁坐下,十分有耐心的問道。

“你不是看到了嗎?”顧千城冷諷,神情冰冷。

景炎搖了搖頭,一臉篤定的道:“你知道的,我不會相信。他那樣的人,怎么可能輕易的死掉。”即使親眼看到那俱燒得焦黑的尸首,他也不相信那是秦寂言。

秦寂言怎么可以死在他以外的手上,秦寂言怎么可能懦弱的自殺,他不信。

“你信與不信,與我何干?景炎,我們的交易結束了,把火焰果給我。”顧千城一副哀漠大于心死的樣子,看著就讓人心疼,景炎承認他也心疼,可走到這一步,他不能心軟。

“千城,我們的交易確實結束了。不過,你不覺得我們可以再談一個交易嗎?顧家人和封家人,甚至唐萬斤都在我手上,你確定不管他們嗎?”景炎一進城,就控制了顧千城最在乎的人,他相信這些人必有用處。

“我管他們?誰來管我?我現在誰也管不了,我只能管我的兒子。景炎,把火焰果交給我,之后你想做什么與我無關,你想殺誰也與我無關。”顧千城緊緊抱著龍寶,空洞的眸子直視景炎,看似在看他,可眼中卻沒有他。

很明顯,這樣的顧千城不正常。

景炎眉頭微皺,“千城,這不像你。”這不像他認識的那個千城,他真得很好奇,顧千城在宮里的那天,到底發生了什么事?

“我再問一遍,火焰果給不給我?”顧千城并不搭理他,聲音尖銳的重復道。

“千城……”

“給還是不給?”顧千城粗暴的打斷,聲音大的嚇人,懷中的龍寶嚇得瑟縮了一下,卻不敢哭出聲。

景炎看了一眼,眉頭皺得更緊,卻仍舊沒有松口,“兩天后,你拿傳國玉璽給我,我將火焰果交給你。”

“我不知道傳國玉璽在哪里,他并沒有告訴我。”顧千城聲明小了一點,可仍舊尖銳異常,就像是受傷的刺猬,刺傷任何一個想要靠近她的人,“但是,我知道倪月在哪里,我用倪月跟你交換。”

“倪月沒有死?”景炎眼睛一亮。

這是他入宮三天來,聽到的最好的消息。

他進宮后,第一件是確定秦寂言的生死,第二年則是尋找倪月,結果兩件事都沒有辦好。

他到現在也無法確實,秦寂言是真死還是假死,也沒有找到倪月的下落,不知她是生是死?

“倪月的生死關系到我兒子的生死,在沒有拿到火焰果之前,我怎么敢動她?”顧千城扯了扯嘴角,冷笑。

“好!兩天后我用火焰果跟你換倪月。”至于傳國玉璽與秦寂言的生死?這個不急,他可以慢慢找,慢慢確定。

他現在大權在握,又掌控了京師,就算秦寂言還活著,憑他那破敗的身體,也沒有什么用。

“明天這個時候,你帶火焰果來找我,我帶你去找倪月。”顧千城可以肯定,火焰果一定在景炎身上。

景炎武功高強,天下除了秦寂言外,再無人可敵。在秦寂言受傷后,景炎就是真正的第一高手,火焰果放在哪里,也沒有放在他身上安全。

“可以!”景炎應得爽快,可同時也警告道:“千城,你應該明白欺騙我的代價,你最好別耍我。”

“我不會。”顧千城應得干脆,面對景炎審勢的眼神,顧千城眼神清明,沒有一絲心虛與閃躲之意。

眼神是可以騙人的,這一點顧千城很早就知道,而她自己也能做到。

至于龍寶?

她的兒子不是普通人。

景炎看不出顧千城哪里有問題,又把顧家與封家的人扣在手上,自認顧千城不敢耍花招,第二天就帶著火焰果來見顧千城,可出于謹慎,在沒有見到倪月前,景炎卻不肯把火焰果給顧千城。

“先把火焰果給我,不然交易取消。”顧千城不肯同意,抱著龍寶不肯走。

“火焰果現在不能給你,萬一你設伏刺殺我怎么辦?”旁人不知秦寂言受傷一事,他卻是知道,可他也知道秦寂言身邊有不少暗衛。

景炎可不認為,秦寂言不會留人保護他的兒子,就算那些人現在不在宮里,可并不表示宮外沒有。

“你這人從不講信用,我不相信你。”景炎之前已經毀過一次諾,顧千城這么說也在理,可景炎卻不是那么好騙的人,“火焰果于我無用,如果你沒有騙我,沒有設陷阱給我跳,火焰果一定是你的。”

“我說了,我不信你。現在把火焰果給我,不然一切免談。”開玩笑,她帶著親兒子上演苦肉計,就是為了把火焰果拿到手,要不是怕景炎魚死網破,毀了火焰果,她和秦寂言也不會這么辛苦布局。

為了激景炎,顧千城一臉嘲諷的開口,“難不成,你認為我們母子二人,能逃出你的手心?”

“千城,你知道的,激將法對我沒用。”景炎握著火焰果,面帶微笑看著顧千城,似智珠在握,等著顧千城妥協……

而他相信,顧千城一定會妥協!

權妃之帝醫風華 https://tw.wanmeizw.com/Read/7618/index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