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上一頁 大結局(四十六) 回到首頁

大結局(四十六)
權妃之帝醫風華大結局(四十六)有聲小說在線收聽

三天后,龍寶服下藥王谷主奉上的解藥,當時便痛暈了過去,周身寒意氣外泄,可卻不像發病時那樣,全身覆滿冰霜。938小說網 www.voDtw.com

“疼,好疼。父皇,策兒好疼!”即使痛暈了過去,龍寶也在喊疼。

顧千城不顧龍寶周身外泄的寒氣,上前,緊緊抱住他,“不怕,不怕,娘在這里,娘在這里。”

秦寂言也想上前,可還未靠近,衣服就結了冰,手腳也覆蓋了一層冰,顧千城忙阻止道:“別過來,寒氣傷身。”

許是在火城呆了三年多的原故,顧千城并不懼龍寶周身的寒氣,而顧千城身上的溫暖也讓龍寶眷戀,昏迷中的龍寶主動靠近顧千城。

這是母子二人見面后,龍寶第一次主動靠近顧千城。

顧千城消費四年再度出現,龍寶雖不排斥顧千城這個母親,可因為從來不曾相處過,龍寶對顧千城還有些陌生,顧千城抱他,他不會拒絕,可卻不會主動上前抱顧千城,這是第一次。

顧千城紅著眼睛,輕拍龍寶的背,“好孩子,不怕,娘在這里。”沒有在龍寶最需要母親的時候,陪在龍寶身邊,是顧千城最大的遺憾。

現在,她的兒子需要她,她絕不會松手。

“疼,好疼。”龍寶仍在低低的叫疼,可皺成一團的眉頭卻舒展開了,周身外泄的寒氣也弱了幾分,至少秦寂言和唐萬斤可以靠近了。

“殿下沒事吧?”唐萬斤慢了秦寂言一步,只能眼巴巴的看著秦寂言擁著顧千城與龍寶。

“沒事,寒氣已經弱了,等他醒來就好了。”顧千城抱著龍寶,看著他的臉色由慘白到紅潤,難得露出一抹笑。

“我們的兒子,很快就沒事了!”秦寂言不顧寒氣,將母子二人擁入懷中。

這些年,每個月看著龍寶寒毒發作,痛不欲生,他的心就像是刀割一樣。現在,終于結束了,他的兒子終于不用再受寒毒傷害,而他也不需要受制于人。

“是呀,沒事了。”顧千城看著屋外燦爛的陽光,笑著倚進秦寂言的懷里,替他稍稍擋住一些寒氣。

秦寂言的身體不比以前,而他這么驕傲的人,絕不會允許旁人把他當弱者對待,她只能悄悄的為他多擔待一些。

秦寂言知道顧千城的用意,沒有拒絕,“以后,一切都會好。”

陽光灑進來,照在秦寂言的背上,將他周身的寒氣驅散了。唐萬斤站在一旁,看著這一幕,不知為何鼻子酸酸的,猶豫許久,最后還是默默地退了出去。

這里,沒有他的位置,他還是去找承意好了。

當天晚上,龍寶就醒了,經藥王谷主和顧千城共同診斷,確定了他體內的寒毒已除,而他的身體因唐萬斤每月用鮮血溫養,比一般人還要健康。

“太子殿下已無事,請皇上履行承諾,放我離去。”確定龍寶無事,藥王谷主就迫不急待的開口。

“你確定現在就要走嗎?你應該知道,朕的病還需要你診治,如果你肯留下來,朕不會錯待你。”看在藥王谷主這幾年,盡心盡力醫治他父子二人,他給藥王谷主一次選擇的機會。

“圣上,請你履行承諾,放我離去。”等了五年,終于等到離開的機會,藥王谷主絕不會留下來。

“既然你決定了,朕不勉強你,走吧!”秦寂言擺了擺手,示意藥王谷主可以走了。

他給了對方機會,是對方執迷不悟,不肯接受,怪不得他。

藥王谷主強壓下心中的喜悅與激動,雙手作揖,毫不留戀的轉身離去。

這幾年,秦寂言待他不薄,可是那又如何?

他當年是一谷之主,人人尊敬的藥王,別說江湖中人,就是各國帝王見了他也得客客氣氣,可現在呢?

他不過是一個待遇稍好的階下囚,秦寂言給他再多自由也有限,而他要的不僅僅是自由。

他忘不掉滅谷之仇,忘不掉被羞辱的恨,之前沒有機會離開,現在機會就在眼前,他怎么可能錯過?

他必須離開,只有離開皇宮,離開秦寂言監視的范圍,他才能東山再起,才能報仇!

藥王谷主大步往外,走得毫不猶,生怕秦寂言出爾反爾,讓人留下他。

秦寂言一行人躲在一個小山谷里,藥王谷主一口氣走出山谷,走到沒有侍衛防守的谷外,這才松了口氣,放緩了腳步。

“哈哈哈,終于自由了。”看著谷外的陽光,聞著谷外的空氣。藥王谷主終于感受到了沒有人“保護”,自由自在的氣息。

可是,他的喜悅只維持了一息,就僵住了,雙腿不由自主的后退一步,“你,你怎么會在這里!”

“我為什么不可以在這里?”唐萬斤從一塊巨石后面走了出來,嫩白的小臉嚴肅得可怕。

“你……大秦皇帝卑鄙無恥,居然轉身就毀諾。”看到唐萬斤眼中毫不掩飾的殺意,藥王谷主立刻明白了。

“你胡說什么?皇上可沒有毀諾,他答應放你自由,這不是放你自由,不管你的死活了嗎?”唐萬斤一步步逼近,藥王谷主很想鎮定的站在唐萬斤面前,和當年一樣以高高在上的態度對待唐萬斤。可是,現在的唐萬斤,早已不是當年那個任他宰割的螻蟻。

現在的唐萬斤是大秦的冠軍侯,是太子殿下的唐叔,是大秦唯一一個見圣上可以不用行跪拜大禮的人。

這些年,唐萬斤看到他在秦寂言面前,卑躬屈膝的討生活,早就不懼他了。

面對殺氣騰騰的唐萬斤,藥王谷主根本控制不住雙腿,只能后退。

“既然皇上下了令放我自由,你這是什么意思?”藥王谷主勉強維持住氣度,才沒有嚇得跌坐在地。

“皇上答應放你自由,我可沒有答應。你我之間的血仇可以填滿整個山谷,你覺得……我會放過你嗎?”當年,要不是秦寂言要用藥王谷主,要不他不敢對藥王谷主下殺手,藥王谷主根本活不到現在。

“你,你不能這么做。當年,當年……我并沒有傷你,而且把你賣給我的,是你們唐家人,你要怪也只能怪唐家人。”藥王谷主一邊后退一邊解釋。

可是,這些都沒有用!

“我與唐家的恩怨,我早就解決了,現在輪到你了!”唐萬斤猛地上前一步,左手按住藥王谷主的肩膀,不讓他移動,右手揮起,朝他的胸膛砸去,“殺了你,我的心結就解了。”

“不,不,你……”

“轟……”

一拳,生生將藥王谷主的胸膛打穿。

“我不……”藥王谷主低頭,看著自己空空的胸膛,眼睛瞪得大大的。

他不甘心!

可不甘心又能如何?

權妃之帝醫風華 https://tw.wanmeizw.com/Read/7618/index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