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上一頁 390正事,不是來談情說愛的 回到首頁

390正事,不是來談情說愛的
權妃之帝醫風華390正事,不是來談情說愛的有聲小說在線收聽

擔心了半天,又跑了一夜,顧千城著實是累了,她索性雙手托腮,坐在床邊欣賞美男換衣……

秦寂言雙腿修長,寬肩窄臀,確實當得起美男之稱,此刻半脫半隱極是養眼。938小說網 www.vOdtw.com

秦寂言似察覺到顧千城再看他,脫衣服的時候動作迅速,可穿衣服時卻刻意放緩速度,慢條斯禮的半點不著急,至少不像剛剛那樣,好像在逃命了一樣。

顧千城嘴角含笑,并沒有閃躲臉紅什么的,只是饒有興致的看著,嘴角掛著戲謔的笑,好似早就明了秦寂言的意圖一般。

秦寂言扭頭就對上顧千城洞悉一切的眸子,瞬時有一種犯了錯被家長抓包的感覺,臉上有幾分不自在。

只不過秦王殿下就是再不自在,也不會表現出來,面上仍舊是一本正經,慢悠悠的將衣服穿好,看上去一點也不受顧千城影響,只有他自己明白,他心里有多別扭。

衣服穿上好,秦寂言比沒有穿還要不自在,“這衣服是不是怪怪的?”秦寂言拉了拉身上的衣服,怎么看怎么不對。

顧千城噗嗤一笑,“不是怪怪的是非常怪,能把洗得泛白的舊衣穿出錦緞的感覺,殿下你果然不凡。”

衣服沒有問題,但穿衣服的人很有問題,秦寂言的屬下給他準備的衣服太廉價了,秦寂言穿在身上雖不至于違和,但是……

怎么看秦寂言都不像農家漢子,一看就知是假扮的,要是這樣走出去,那絕對是移動的活靶子,太醒目了。

“殿下你要穿這套衣服出門,不如不換。”太不搭了,反倒會引來懷疑。

“先這般,到了鎮上再換。”山野鄉村,去哪找合適的衣服,更何況他們接下來也不往人煙里走,穿粗布麻衣方便。

“也成,到時候買幾件普通學子的衣服應該可以。”顧千城拿著衣服起身,擺出一個請的姿勢,“殿下,我要換衣服了。”

“換呀。”秦寂言挑眉,一動不動。

“我換衣服,殿下你不出去?”顧千城嘴角微抽,秦寂言是不是太得寸進尺了?

“本王換衣服,你也沒有出去。”秦寂言往炕上一坐,擺明不走。

“你沒趕我。”所以,這真不是我的錯。

“來而不往非禮也。”秦寂言說完,又提醒了顧千城一句,“天快亮了,天亮前我們得離開。”

“好吧。”顧千城無力的搖了搖頭,背對著秦寂言將外衣脫下和中衣脫下。

此時已是深秋,天氣微寒,顧千城不是秦寂言不怕冷,顧千城穿的很多,一件件脫下來……

秦寂言從最初的期待緊張,漸漸已經習慣,然后默默別開臉。

看什么看,顧千城身上穿了四五件衣服,脫掉兩三件身上依舊是長衣長褲,什么都看不到。

秦寂言頗為失望。

顧千城悶笑,利落的舊衣穿上,然后又把發髻打散,隨手編了兩個辮子,看上去……

很村姑!

“很適合你。”秦寂言知道這不是贊美,可這身衣服真得很適合顧千城,一點違和感也沒有,要說顧千城就是這村子里的姑娘,秦寂言也會相信。

顧千城望天,不想和秦寂言多說,將兩人的衣服分別打包好,問秦寂言:“衣服放哪?”

“炕底下。”秦寂言起身,在臟污的墻面上輕拍一下,就見大坑從兩邊分開,露出一個巨大的空檔。

原來,這炕根本沒法燒,只是擺著好看罷了。

顧千城將衣服排列放好,又將發簪一類的壓在衣服上面,做好這一切秦寂言將炕還原,兩人一前一后走了出去。

引他們進城的農家漢子給他們準備了一個大包袱,秦寂言和顧千城出來時,那人將包袱遞到顧千城手中,“姑娘,這是干糧和碎銀,里面還有一壺水。”

顧千城默默接過,掂了掂重量發現還真不輕,顧千城拎著還有幾分吃力,可是……

秦王殿下完全沒有接過包袱的打算,沉吟一聲便往外走。

好沒風度!

顧千城只能拎著包袱像小媳婦一樣走在秦寂言身后,好在一出村子就有馬可騎,不然顧千城肯定會哭給秦寂言看。

依舊只有一匹馬,顧千城不得不和秦寂言共騎。

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舊衣服,再看看面前這匹油光發亮,高大威武的俊馬,顧千城很不客氣的道:“殿下,你真得覺得我們騎馬進城沒有問題嗎?”

他們這穿著打扮,就不像買得起馬的人。

“暗衛已經去買衣服了,我們今天不進城。”秦寂言事先有準備僑裝的行頭,只是城外那一場伏殺,把他的計劃打亂。

好吧,顧千城不說話,拎著包袱小媳婦一樣,乖乖的任秦寂言抱上馬,然后依在秦寂言懷里。

不是顧千城驕氣,而是這馬沒有馬蹬,要不借助外力她根本上不去。

兩人上馬,一路往西,走著走著顧千城就覺得不對了,“殿下,我們這是要去哪?”

不是去北齊和大秦的邊境了,這方向怎么不對?

“去西胡。”秦寂言倒也不滿顧千城,只是這個答案讓顧千城更加迷糊,“我能問為什么嗎?”

她發現自己被騙了,她要回京城,和秦王殿下在一起,真得太危險了有沒有?

“見一個人。”秦寂言有問必答,但多余的話卻別想他會多說。

顧千城深深覺得自己被騙了,整個人都不好了,“我能不去嗎?”

“你不是要找風遙報仇嗎?他在西胡。”秦寂言為了打消顧千城的不滿,很無恥的把風遙給賣了。

風遙要是知道了,肯定會后悔認識秦寂言。

“他是西胡大將軍,殿下,你確定憑現在的我,去西胡是找風遙報仇,而不是被風遙拿銀票砸死?”她再想找風遙報仇,也不會自不量力去西胡挑釁他,這不是作死嗎?

“不是用本王在嘛,怕什么?”秦寂言低頭,在顧千城耳邊說道,唇掃過顧千城的耳根,顧千城身子一麻,不自在扭了扭身子,“殿下,好好說話。”再這么下去,她會掉下馬的。

“咳咳,出門在外不要叫我殿下。”秦寂言唇角帶笑,倒是沒有再逗弄顧千城。

他們這次是去辦正事,不是出來談情說愛的……看首發無廣告請到938小說網 www.vodtw.com

請分享

權妃之帝醫風華 https://tw.wanmeizw.com/Read/7618/index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