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上一頁 391季家,皇孫對龍子 回到首頁

391季家,皇孫對龍子
權妃之帝醫風華391季家,皇孫對龍子有聲小說在線收聽

秦寂言和顧千城兩人一路有說有笑,雖稱不上甜蜜但絕對融洽,可他們高興京城的人卻苦了……

第二天早辰,秦寂言遇襲失蹤的消息就傳到了京城,老皇帝收到消息后,差點一口氣沒有緩過來就這么去了。938小說網 www.vodTw.com

趙王和周王收到消息,連連上旨要進宮給老皇帝侍疾,可老皇帝哪里會給他們機會。大手一揮,讓趙王和周王別鬧,乖乖的在家里思過,別打不該打的主意,他還沒有死。

趙王和周王聽罷,氣得差點提劍殺進宮,把老皇帝給宰了然后自己當皇帝。

老皇帝這個皇上真得當得太久了,久到趙王和周王都有些忍不住了。

他們年紀不小了,好不容易把太子大哥弄死了,現在又把太子的兒子給弄得下落不明,可當爹的卻一直霸著位置不肯死!

爹不死,他們的兒子、侄子又一個個長大,一個個對皇位虎視眈眈,他們的壓力真得好大。

皇上讓趙王和周王在家里思考,可他們哪里會真得思過,秦寂言在城外遇到伏殺就是他們的手筆,別怪他們的膽子,而是只有在剛出京時,秦寂言的防備才不會高。

畢竟誰也想不到,他們有膽子在秦寂言一出城就下黑手。

一切計劃妥當,趙王和周王為了殺秦寂言,甚至暴露了埋在秦寂言身邊的探子,可是……

最終還是讓秦寂言給逃了,現在更是連一點痕跡也找不到。

趙王和周王不會放過這個機會,兩人雖然事先沒有商量,可在殺秦寂言的事上卻非常有默契,趙王和周王一前一后派屬下去尋找秦寂言,然后……

讓秦寂言和當年的太子一樣,死于“意外”,如果尸骨和先太子一樣被野獸分食,那只能說說他命不好。

秦寂言失蹤的消息一傳入京城,京城便有數路人馬暗中出動,有去尋找秦寂言保護他,也有暗殺他的,另外還有諸如封家這種去尋顧千城的。

恐怕只有封家、言家在這個時候想起顧千城,至于被改名為侯府的顧家,他們根本不知顧千城去哪了,如果他們知道顧千城和秦寂言一同失蹤了,只會拍手就好,順便祈禱顧千城死在外面。

五皇子也蠢蠢欲動,想要借這個機會在老皇帝面前刷好感,要是能借機取代秦寂言在老皇帝心中的地位,那就再好不過。

可是,五皇子還未行動,就收到“逍遙”傳來的消息,“逍遙”似乎知道五皇子的想法一樣,特意傳消息給五皇子,讓五皇子不要輕舉妄動,要是在老皇帝面前暴露了野心,他就再也沒有希望了。

五皇子心中一凜,雖然遺憾錯失好時機,可到底明白“逍遙”說得對,只好按捺自己的野心。

東林書院

一灰衣仆人走到景炎身后,低聲道:“主子,一切順利,秦王帶著顧姑娘去了西胡。”

“嗯。”景炎應了一聲,擺擺手示意身后的人退下。

當天下午,景炎便去找了東林書院的院長,說自己打算從東林學院搬出去,去深山找間茅草屋苦讀,為即將到來的科考做準備。

院長一再挽留,可景炎去意已決,院長也無奈,只能道:“東林書院隨時歡迎你來,你住的院長我也一直為你保留。”

景炎再三告謝,第二天帶著書僮離開了東林書院,在城外尋了一個荒蕪人煙的地方,讓人搭了一件草屋,然后就住了下來。

秦寂言和顧千城日夜兼程,終于在入冬時趕到了西胡和東陵的邊境。

秦寂言和顧千城進邊城前,特意換了一身衣裳,兩人棄馬乘車,帶著十幾車茶葉、絲綢,扮作出來行商的主仆。

秦寂言化名季言,自稱是大秦季家的分支,來西胡做生。季家在大秦頗為名聲,不過本家不在京城,而且季家也不為官,季家人只行商,商鋪遍天下。

將事先準備好的假路引、假身份證明交給城門官差檢查后,兩人帶著貨物順利進入邊城,并在當天下午換好文書,第二天押著事先準備好的貨物前往西胡邊城。

邊城并不是秦寂言的目的地,秦寂言要見的人在西胡都城,兩人馬不停蹄又往西胡都城跑去。

按說,一個普通商人,押著一匹價值不菲的貨來到異國,肯定會遇到打劫什么的,就算西胡治安好沒有土匪,官府也不會那么順利放行吧?

這么一個大商人過來,官府總要刮一層油下來,可是……

秦寂言在西胡似乎很吃得開,不管去哪個城鎮,當地官府都沒有為難秦寂言,甚至還有幾個父母官,派兵護送秦寂言一程,把秦寂言送到下一城鎮去。

詭異的氣氛讓顧千城囧囧有神,顧千城不止一次想問:和西胡勾結的真的是周王而不是秦寂言?

好在,這種不尋常的待遇在都城被打破了。

秦寂言和顧千城一進城,還沒來得及找住處,就被官兵包圍了,顧千城一臉不解,默默地看向秦寂言,秦寂言搖了搖頭,表示不知。

而就在此時,一身穿華服,年約二十左右的男子,在侍衛的簇擁下,走到秦寂言和顧千城的面前。

華服男子神情倨傲,態度傲慢,直接用下巴看人,“你就季家的小子?你的貨我看上來了,來人呀,給本皇子全部拖走。”

本皇子?

顧千城一愣,再次看向秦寂言,以眼神尋問這貨是誰?怎么這么囂張?

秦寂言搖頭表示不認識此人,不過……

一個小國的皇子,也敢在他面前叫囂?

什么東西!

秦寂言不等侍衛動手,冷聲道:“住手!”

明明秦寂言聲音不大,可侍衛卻是一愣,不知為何盡是不敢上前,一個個僵在半中央,不知是該退還是該搶。

“住手?你什么東西?居然敢讓本皇子活著?你活得不耐煩了?”華服男子火氣噌的往上冒,跳腳道:“你們還愣著干嘛,給本皇子把東西拿回去,這是本皇子要孝敬父皇的,反抗者殺無赦。”

最后三個字咬得特別重,兇猛的目光直指秦寂言,威脅意味十足。

秦寂言止不住冷笑:西胡的蠢皇子,他正想找點事,沒想到這蠢皇子就送上門,那他不不客氣……看首發無廣告請到938小說網 www.vodtw.com

請分享

權妃之帝醫風華 https://tw.wanmeizw.com/Read/7618/index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