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上一頁 453心軟,天家沒有父子祖孫 回到首頁

453心軟,天家沒有父子祖孫
權妃之帝醫風華453心軟,天家沒有父子祖孫有聲小說在線收聽

收到秦寂言沒有死的消息后,皇后出手阻止了陳家與顧家聯姻!

秦寂言知道,皇后會出手更多的為了她自己,因為皇后絕對沒有辦法接受,以后要靠討好顧貴好過活,可秦寂言仍舊很滿意。938小說網 www.vodtW.com

皇后娘家要真和顧家聯姻,皇后為了家族利益也要站到顧貴妃那邊,到時候他在后宮不僅沒有一個說話的人,甚至還會多一個熟悉他的敵人。

這是秦寂言不想看到的事,要不是這樣,他也不會想著出手破壞陳、顧二家的聯姻。

至于老皇帝對他懷疑和捧五皇子打壓他的事,秦寂言一點也沒有放在心上。

從北齊回去后,他就不再是之前那個,除了帝王寵愛什么也沒有的皇太孫了,皇上的榮愛固然很重要,但也沒有重要到,讓他不去查十五年前的事。

京中的消息秦寂言從來沒有隱瞞顧千城,他知道的事顧千城都知道,看到顧千城愁眉苦臉為他擔心,秦寂言心里歡喜,可又舍不得讓顧千城擔心,便給她解釋了兩句。

“我們在西胡的消息瞞不住,現在讓皇上知曉對我有利無害。”

“你確定無害嗎?皇上他這么寵著五皇子,不是打壓你的意思嗎?”顧千城不像秦寂言那么輕松。

她原本以為秦寂言那么高調去西胡,是事先做了周全的安排,不會讓老皇帝起疑,結果……

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,老皇帝不僅起疑了,還因此事厭棄上秦寂言。

“我現在不在京中,他打不打壓我有什么用?”秦寂言拎起茶壺給顧千城倒了一杯水,“喝杯茶,別為這種小事著急。”

“這并不是小事。”茶水已經涼了,帶著一絲苦澀的味道,顧千城喝了一口便不想再喝了。

反倒是秦寂言,一點也不在乎入口的茶水有多難喝,慢悠悠的品著,喝完一杯茶才不疾不徐的道:“對我來說不算是大事,皇上的榮寵并不能代表全部。趙王和周王失了帝心,可他們依舊是手握重權的親王,就連皇上輕易也動不得他們。”

說到后面,秦寂言唇角勾起一抹嘲諷的笑,“我在京中從不與朝中官員接觸,更不拉幫結派,皇上就是再厭棄我,也對我造成不了一絲影響。”

朝中的大臣不會因為他得皇帝寵愛,就全部站在他這邊,自然也不會因為皇上的厭棄,就紛紛站到五皇子那邊。

見顧千城仍舊不解,秦寂言閉上眼,輕嘆口氣道:“千城,你可知我親奶奶的娘家,當年有多大的權勢?”

“半壁江山?”對先太子外祖家,顧千城還真不知道,因為先太子的事在京城幾乎沒有人提起,顧千城也不會刻意去查。

“半壁江山雖然夸張了點可也差不多,我太外祖姓柴,當年柴家手握大秦三分之一的兵馬,可謂是權傾朝野。皇爺爺能坐上皇位,和柴家的支持有莫大的關系,當年要沒有柴家的支持,他根本坐不上皇位。”

“可是,柴家權勢再大,最終還是什么也沒有。”顧千城嘆息一聲,給秦寂言潑了一盆冷水,“功高震主、權傾朝野,要不取而代之最終只能覆滅,柴家是最好的例子。”哪怕柴家是皇上登位的功臣。

“你說得對,有權傾朝野的實力,如果不懂得激流勇退,最終只會落得九族皆滅的下場,當年我父王他……太心軟了。”所以最后死的人就是他父王。

秦寂言閉上眼,眼角似有淚珠滑落,“千城,我從不將希望放在皇爺爺對我的榮寵上,皇家沒有父子,沒有祖孫,只有權利之爭,我不能心軟也不敢心軟。”一旦他心軟,就有可能慘敗,到時候不僅是他,就連他身邊的人也不會有下場。

所以,他可以毫不猶豫的利用皇上對他的愧疚,鞏固自己的勢力;也能毫不愧疚的哄騙皇上。

“我明白了,你想做什么就放手去做,我……”顧千城頓了一下,才繼續道:“就算全天下人都不認可,還有我認可你。”

“有你這句話,我便沒有后顧之憂。”秦寂言語氣輕柔,可目光堅定,“千城,……”正想再說什么,可馬車卻猛地往前一栽,嘎吱一聲了停下來。

“啊……”顧千城沒有防備,險些栽了出去,幸虧秦寂言眼疾手快,一把拉住顧千城。

顧千城回彈,撞向秦寂言,將秦寂言撞倒,兩人同時摔在馬車里,“出什么事了?”

車夫沒有回答,只有兵器相交的聲音

秦寂言反應極快的抱起顧千城,“呆在馬車里別動,我下去看看。”

秦寂言打開車門,一個閃身就不見了……

“殿下,是山匪。”暗衛見到秦寂言出來,忙說道。

山匪人數眾多,而他們只有六人,一時有些吃力。

“山匪?”秦寂言看到面前人數眾多,將他們團團圍住的“山匪”們,一臉嘲諷。

他長這么大,還沒有見過這么訓練有素、配合默契的山匪。最主要,他更沒有見過,一上來不是打劫錢財,而是提刀殺人的“山匪”。

“留一個活口。”秦寂言不用想也知道,這必是他幾位皇叔的手筆,只是具體是哪位,卻是不好說。

留一個活口,帶回去送給他的皇爺爺,想必皇爺爺會很“高興”。

暗衛還沒有應是,就聽到“山匪”狂妄的道:“好大的口氣,來我們的地盤還想敢大言不慚的要活口,你以為你是誰?真當我們血風寨是吃素的?”

“兄弟們上,這可是一條大肥魚,劫了這條大肥魚,我們下半輩子吃香的喝辣的不用愁。”

‘山匪’非常盡責,一句話就把自己的底給露了,只是就這一點便想讓秦寂言相信,簡直是笑話。

“血風寨?本王記住了。”秦寂言看向說話的人,是一個陌生的面孔的,他不曾見過。

這批人,想必是哪位皇叔暗中培養的人。

他那群皇叔,似乎比他們想像中的還要勢大,他似乎小瞧他的對手了……

給讀者的話:困死了……弱弱的求個保底月票!看首發無廣告請到938小說網 www.vodtw.com

請分享

權妃之帝醫風華 https://tw.wanmeizw.com/Read/7618/index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