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上一頁 840沒知識,真可怕 回到首頁

840沒知識,真可怕
權妃之帝醫風華840沒知識,真可怕有聲小說在線收聽

秦殿下這么高尚的人,這個時候把顧千城叫走,當然不是為了私事!

假公濟私這種事,秦殿下會在人前,做得這么明顯嗎?

秦寂言單獨叫顧千城過來,是為了尋問紫金土的事。品 書 網 (w W W. V o Dtw . c o M)紫金土礦這種東西不難查,凡是被開采的礦官府都會有記載,但是……

秦寂言不用查也能猜到,幕后主使者印銀票用得紫金土,絕不會是從朝廷記載的土礦中,開采出來的。

幕后主使者能布一個這么大的局,沒有道理在這種小事上出現疏忽,露出一個大把柄給他們查。

秦寂言將顧千城帶到辦公的書房,命暗衛在門外把守,這才問道:“《夷國志》可有記載,上好的紫金土礦有幾處?分別在哪里?”

這種事問顧千城,比查大秦地理志來得準確。

“紫金土礦?”顧千城一下被問住了,《夷國志》中有不少關于金礦、銀礦、鐵礦、銅礦的記載,至于土礦?

“我印象中好像靠近燕西那塊,有些比較特別的土礦,至于是不是紫金土礦,我就記不太清了。”不是《夷國志》上沒有記載,而是顧千城沒有認真看土礦的介紹。

在顧千城的印象里,比較有用的土礦就只有稀土礦,可《夷國志》上,根本沒有稀土的介紹,至于其他的土?

顧千城就知道拿來做瓷器泥土,至于紫金土?

要不是秦殿下剛剛提起,她都不知道這個時候用的油墨,是用紫金土提煉出來。

沒知識,真可怕!

秦寂言見顧千城這樣,已不抱太大的希望,“我派人去燕西查查。”在秦寂言的印象里,燕西那塊好像曾有記載,發現過紫金土,不過因為土質太差,被棄用了。

“我也不敢肯定,我當時只看了一眼,沒有仔細記。”顧千城像是犯了錯的小孩子,低頭認錯。

她當時把《夷國志》都背了下來,與土礦有關的當然也背了,不過因為覺得土礦并不重要,所以……

后面就沒有特意去記,時間一久就給忘了。

“無妨,只是派人去看看,不會耽誤正事,六扇門的人也會去查。”秦寂言可不會讓六扇門的閑著。

顧千城又想了想,仍舊沒有想出來,有些郁悶的道:“我回去再仔細想想,我當時應該是背了的,只是時間一久我就忘了。”

“能記來好,記不來便讓六扇門的人去找。”秦寂言見顧千城苦著一張臉,立刻提起別的事,好轉移顧千城的注意力。

“你那個放大鏡是怎么一回事?”這東西,秦殿下還是挺感興趣的。

“那個呀?我用透明的琉璃做的,很簡單……”

顧千城毫不藏私,將放大鏡的原理簡單的說了一遍,為了讓秦殿下明白放大鏡,不是多難的東西,顧千城拿水滴打了個比方。

“你透過水滴看字,也能把字跡放大,放大鏡和水滴的效果其實是一樣的,沒有什么特別之處。”

在顧千城看來不特別,可是……

有誰吃飽了撐著,因為透過水滴看到放大的字跡,就去打磨出一塊放大鏡?

在秦寂言看來,也只有顧千城會這么無聊。當然,這話秦殿下絕不會說給顧千城聽,要讓顧千城知道他心中所想,他估計會被千城從床上踹下來!

顧千城今天和封家有約,秦寂言看時間差不多,便讓顧千城去換衣服,然后他派人送顧千城去封家,同時交待道:“我會讓人去接你。”

雖說封似錦不在,可該防的還是要防。

顧千城為了赴封家的宴請,特意帶了一套衣服,正準備讓下人去取,還未開口就聽到敲門聲響起:“殿下,顧姑娘的衣服送來了。”

“進來。”顧千城沒有多想,以為是秦寂言讓人去取了她的衣服,可當她看到暗衛放在桌上的包袱,才發現這不是她準備的衣服。

顧千城挑眉看向秦寂言,“你準備的?”

“老管家讓人給你準備的,試試。”秦寂言滿臉笑容,朝顧千城點頭。

“老管家好好的給我準備衣服干嗎?”顧千城不解的問道,秦殿下眼也不眨的撒著謊:“怕你剛回京城,不知京城的流行。”

“是嗎?”顧千城一臉懷疑,可看秦寂言的樣子又不像的撒謊,半信半疑的抱著衣服去屏風后面換了。

顧千城剛開始還以為,這衣服有什么問題,打開一看才發現沒有什么特別,頂多做工精致一些,面料看上去也比她穿的好。

對面料一向沒有研究的顧千城,完全不知她手上這件衣服,是由今天上貢的七彩錦絲制成。

七彩錦絲產量極低,整個大秦今天就只有三匹,而這三匹全被皇上賜給了秦寂言。

顧千城這身衣服一穿出去,有眼睛的人都會明白……

衣服只是普通的款式,顧千城自己就能穿戴,沒有發現異常顧千城,大大方方的穿著,只有秦王府才有的七彩錦絲走出來。

“不錯,好看。”秦寂言滿意地點頭,讓人送顧千城去封家。

換上這身衣服去封家,他才能放心呀!

顧千城看秦寂言笑得如同狐貍,心里毛毛的,總覺得自己身上的衣服不對,可她仔細看了數遍,也沒有發現哪里有異常,最后只能歸結于國庫失銀案有進展,秦殿下高興壞了。

七彩錦絲是上供的名品,自然有其獨特之處。這衣服在室內不顯,可一到室外就會發現,隨著人走動,衣擺會漾起“七彩的水紋”。

水紋是夸張的說法,實際上是因為光線引起的視覺差罷了。不過,可惜的是衣服的主人看不到,因為“七彩的水紋”只會有衣擺后出現。

很幸運,景炎過來找秦寂言時,就看到顧千城翩然而去的身影。眼尖的景炎不僅發現,那衣服是七彩錦絲,還知道身影的主人是顧千城。

“果然和秦寂言越走越近了。”景炎眼眸微暗,心中涌起他自己也不明的酸楚,以及后悔……

可是,他這樣的人,有什么資格后悔?

景炎又看了一眼,顧千城離去的方向,在監視他的人發現前收回視線,努力忽視心中那一點不適,揚起一抹淡然從容的笑,朝秦寂言的書房走去。

他要盡快從六扇門出去,不然他之前所做的事,全都會白廢!

權妃之帝醫風華 https://tw.wanmeizw.com/Read/7618/index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