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上一頁 935賭注,不拿千城打賭 回到首頁

935賭注,不拿千城打賭
權妃之帝醫風華935賭注,不拿千城打賭有聲小說在線收聽

935賭注,不拿千城打賭

秦寂言沒有帶顧千城一起走,就意味著景炎不一定能把秦寂言留下來,不過……

這個不重要,不是嗎?

他要的從來都不是把秦寂言留下,他和秦寂言是對手,但還沒有到你死我活的地步。品 書 網 (w W W. V o Dtw . c o M)

“秦寂言,我們打一場吧。”景炎抽出劍,擺出請戰的姿勢,可秦寂言卻沒有動,他問道:“賭注呢?”

“什么?”景炎以為自己聽錯了。

嚴肅到近乎刻板的秦寂言,會說玩笑嗎?

“沒有賭注就想本宮陪你打一場,你太看得起自己了。”秦寂言這話說得十分傲慢,可卻讓人討厭不起來,景炎甚至笑了出來,“你要什么賭注?”

“我贏了,帶著你的人離開江南,沒有本王的允許,不得踏入大秦國土半步。”秦寂言囂張的說出自己的條件。

景炎點了點頭,說道:“要是你輸了呢?”

“本殿下不會輸。”秦寂言依舊沒有拔劍,只是看著景炎。

“萬一你輸了呢?”景炎卻不肯放吃虧,“這樣好了。你要是輸了,離開江南,沒有我的允許,不許見千城半眼。”

“換一個條件。”秦寂言冷著臉否絕,景火挑釁道,“你不是不會輸嗎?換不換有什么關系?”

“別用激將法,對本殿下無用。本殿下不拿顧千城當賭注。”秦寂言有十足的把握,他不會輸給景炎,可他仍不會拿顧千城冒險。

“可是,除了這個賭注外,我想不到其他的條件。”景炎擺明了是要為難秦寂言。

“那就別打了。”秦寂言也不和他廢話,轉身就走……

景炎傾身上前,手中的劍直接刺向秦寂言的腦門,“你說不打就不打,你當這是京城,你說了就算嗎?”

“本殿下不打便是不打,你能奈我何?”秦寂言反身,抬腳一踢,景炎為了避開秦寂言這一擊,只得后退,可就是這么一個后退的功夫,秦寂言的身影便消失在夜色里……

“你還真不打?”景炎抱著劍,看著秦寂言消失的方向,搖了搖頭,將劍丟給暗處的護衛,然后跟了出去。

秦寂言似乎早料到景炎會跟過來,走得并不快,直到景炎跟上,秦寂言這才加快速度,朝東南方向奔去……

那個地方有一座廢塔,景炎猜測秦寂言應該是要把他帶到廢塔那里去。

景炎不知秦寂言有何有意,轉念一想還是跟了上去

不管秦寂言有何用意,他都不會放棄這個機會,不是嗎?

兩人都是輕功卓絕之輩,很快就把暗衛甩開了,一前一后來到廢塔的塔頂。

塔頂呈圓形,能站人的地方只有左右兩側的凸起處,秦寂言站在塔頂左而,風吹得衣袍飄起,景炎則站在右側,正好秦寂言幫他擋住了風。

“把我引來這里做什么?”景炎隨意掃了一眼,尋了塊平地就坐下了。

“為什么不說,你追著本殿下來這里做什么?”秦寂言在塔頂坐下,扭頭看了一眼不遠處的景炎。

“皇太孫殿下,你不能因為你是皇太孫就隨意誣蔑人,明明是你引我來的不是嗎?”景炎想,要是這個時候有兩壇酒,他們兩兄弟說不把能把酒言歡。

他們……還真是兄弟呢,雖然不同父不同母。

“強詞奪理。”秦寂言沒有回答景炎的話,而是靜靜地坐在那里,景炎也沒有開口,塔頂只有風吹衣袍的聲響。

就在景炎以為,秦寂言會一直枯坐到天亮時,秦寂言開口了,“景炎,你到底要做什么?”

“我要做什么?”景炎愣了一下才道:“我要做什么,殿下不是知道嗎?我現在就在朝我的目標努力。”

“要大秦的江山?要皇上的命?又或者要我的命?”秦寂言是不相信,景炎所說的要大秦滅亡的話。

他和景炎都是大秦皇室后人,他們就是再恨這個國家,也會謹記先祖打江山多么不易,就是再恨這個國家,也不會毀了這個國家,不會背叛這個國家。

“大秦的江山?以前想過……皇上的命也想過,當然你的命我也是想要的。可是,你真得以為,你們一家這幾條命,就能賠末村整村人的性命嗎?”復仇是他活著的信念,至于他要什么?

他能告訴秦寂言,他也不知他要什么嗎?

老皇帝的命,他必然是要取的,秦寂言的命?算了吧,殺秦寂言有什么意義?

說起來,秦寂言比他更可憐,殺父兇手不是自己的親爺爺就是親叔叔。

這世間,恐怕再也找不到比秦寂言更可憐的人,而每每看到可憐的秦寂言,他都覺得自己還算幸福。

至少,他要復仇時,不用顧慮親情的羈絆。

至于大秦的江山,他是不想要的,也要不到,他要的不過是……江山易主!

當然,他也不會便宜西胡和北齊。

他記得他姓秦,他記得他的祖父是昭仁太子,是皇室正統血脈,他不會也不能毀了祖宗基業。

景炎說的不多,可是秦寂言卻明白他的意思,也許這世間最了解景炎的人就是他了,因為他和景炎一樣迷茫。

殺父之仇不可忘,可是這仇要怎么辦?

秦寂言沒有勸說景炎什么,只道:“景炎,我希望你想清楚你要什么,別走彎路,也別讓無辜的人犧牲。”

“你在教訓我?”景炎俊眉微挑,略有幾分嘲諷的意味。

秦寂言沒有看到,就是看到了他也不在乎,“是又如何?不是又如何?你要和我打一場嗎?我說了,你不是我的對手。”

“沒有真正交手,你又怎么知我不是你的對手。”景炎站起來,雖然沒有武器,可他仍不懼與秦寂言一戰。

秦寂言同樣站了起來,只是他仍舊沒有交手的打算,而是指著前方道:“景炎,知道那是哪里嗎?”

廢塔很高,站在塔頂可以將半個城鎮盡收眼底,秦寂言隨時所指的方向,正是江南正中心。那一塊是達官貴人聚居地,而作為江南官員的焦向笛與顧家三叔正好也住在那里。

“你……調虎離山!”景炎的眼睛猛地睜大,氣惱地看向秦寂言。

他居然中計了?

“不對,你的人怎么進來的?”有人混進江南,他沒道理不知道。

“景炎,你不會天真的以為,你能殺光本殿下安排在江南的所有人吧?”秦寂言扭頭看向景炎,沒有嘲諷,也沒有勝利者的得意,只是平靜的告訴景炎這件事……

他是大秦的皇太孫,他擁有的比景炎多太多。同一件事,景炎要付出百倍的努力,他只需要抬抬手……

權妃之帝醫風華 https://tw.wanmeizw.com/Read/7618/index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