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上一頁 936差距,沒法比 回到首頁

936差距,沒法比
權妃之帝醫風華936差距,沒法比有聲小說在線收聽

現實就是這么的殘忍,有些人天生就擁有旁人就是用命追趕不上的優勢。品 書 網 (w W W. V o Dtw . c o M)就好比秦寂言,他的出身、他的身份注定他比旁人擁有的多得多。

秦寂言和景炎同樣出身皇族不錯,可是秦寂言生在皇宮,長在皇宮,一出生就是太子之子,太子死后又由老皇帝親自教導,是老皇帝最看重、最喜愛的皇太孫,也是未來儲君人選。

秦寂言擁有的優勢,不是景炎這個生在民間,完全得不到皇室認可的人能比擬的人。

景炎確實是昭仁太子之后,可別忘了昭仁太子在史書上的記載是已經死了,他的后人自然也就是不存在的,景炎就算流著皇室血脈又如何?

他根本得不到皇家子弟該有的一切,他甚至比普通人的起點還要低,要不是繼承了景莊的一切,景炎就是再有才干,短時間內也動搖不了大秦分毫。

要知道,權臣不是那么好做的,也不是那么容易做到的,尤其是在老皇帝和秦寂言這個帝王手里,景炎想要做權臣,獨攬朝綱,幾乎是不可能的事。

天生的差距與優勢,有時候你就是不服也不行,而景炎他從來不是憤世嫉俗的人,所以他服了。

“這一局算你贏。”他輸得心服口服,誰叫他的對手是大秦的皇太孫,他早該想到的。“你來救千城,只是幌子?你就不怕千城知道后傷心嗎?”

“不,我確實是來救千城。”秦寂言不屑在這種事情上的撒謊。

“為什么又不帶她走?你執意要帶她走,她根本無法說不。”看到秦寂言孤身一人出來,景炎十分失望。

要是秦寂言帶著顧千城一道出來,他說不定能當著顧千城的面,打得秦寂言落花流水,最后不得不丟下她跑。

那畫面,只是隨便想想,就叫人熱血沸騰,可惜……千城太理智了。

“明知你不安好心,我為什么還要冒險?”秦寂言冷哼了一聲,似在嘲諷景炎的智商,“再說了,你真以為我是借救千城為幌子引開你嗎?你太看得起自己了。”

讓人去救焦向笛與顧三叔不過是臨時意。

他今天的計劃只是救顧千城,只是沒有成功。在景園遇到景炎秦寂言并不意外,畢竟是景炎的地盤,他出現了景炎要是不知,那就不是他認識的景炎了。

讓秦寂言意外的是,他拒絕和景炎打一場,景炎會一路追著他出來……

秦寂言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,在景炎未追上來前,他給手下的人留了記號,然后加快速度甩開了兩人的暗衛,把景炎引到離城中心極遠的廢塔來。

而有這個時間,足夠他的暗衛聯絡他安排在江南的人,聯手救出焦向笛與顧家三叔。

這一切不過是秦寂言臨時起意,好在景炎十分配合,使得計劃進行得異常順利。

秦寂言的話說得十分明白,景炎很快就想明白了事情的始末,不由得嘆氣,“非要再一次打擊我,你才滿意嗎?”

“不,只是讓你輸得心服口服,我說了,你不是我的對手。”秦寂言再一次重復這句話,景炎聽了卻不生氣,而是指著正前方,說道:“殿下,別高興的太久,鹿死誰手還不知呢?你以為,得知你潛入江南后,我會沒有安排?我原本以為你會先去救焦向笛,沒想到殿下這般情癡。”

只要秦寂言有一點腦子,都應該明白先救出焦向笛和顧三叔才是最好的選擇,可偏偏秦寂言挑了一條不可能成功的路,在顧千城面前狠狠地刷了一次好感。

“有準備更好,正好讓本宮看看你手底下的人,有多大的能耐。”秦寂言聽到景炎事先有埋伏,半點也不驚慌。

有子車在,景炎的人再厲害也不是對手。

“殿下好膽識,就算你成功救走他們又如何?顧千城還在我手里。”他手上有兩張互相鉗制的王牌,既然焦向笛與顧三叔被救走了,那么……

顧千城就會被重點看守,秦寂言想要救她走,幾乎不可能。

“你不會要她性命,本宮不擔心。”這一點顧千城也清楚,正因為清楚才會選擇留下,先讓焦向笛與顧三叔脫離危險。

“哈哈哈……”景炎突然大笑:“殿下,你高看我了。我這樣的人,為了復仇什么都能做,別說傷顧千城,就是殺了她,我也不會眨眼。”

“你不會。”秦寂言說得十分堅定,這個認真并不知基于,景炎對顧千城那近乎虛無的感情,而是……

“她的母親是武蕓,光憑這一點你就不會殺他。”

景炎除非冷血到六親不認,不然他絕不會傷害,他義父心心念念想要保護的人,而顯然,景炎并沒有因為復仇失去理智,他心底還存有良善。

“殿下你這是在告訴我,顧千城在我手中就是一顆廢棋?我拿著她威脅不了你?”景炎挑眉,一臉嘲弄。

他景炎會做無用功?

“不……你能,你很了解不是嗎?要不是千城能威脅到本宮,你怎么可能扣留千城。”景炎不能用千城的生死威脅他,可還能用別的來威脅他。

比如:千城的清白,千城的未來人生……

他不可能放任顧千城落在景炎手里,哪怕知道景炎不會傷害顧千城也不行。

“殿下是聰明人,和殿下說話果然實在省心。那么……為了千城,殿下你能付出多少?”景炎冷著臉,冷酷的拿顧千城和秦寂言做交易。

他這樣的人自私又無情,既然注定得不到顧千城的心,他又怎么會損失自己即將到手的利益。

景炎面無表情,可只有他知道,他的心有多么痛!

如果可以,誰愿意利用自己喜歡的女人?

如果可以,誰愿意背負枷鎖而活?

如果可以,誰不想活著陽光下?

可是他不能,他不是什么景莊的莊主景炎,他是昭仁太子的后人,他還是未村的遺孤,他是秦景炎,他沒有選擇的權利!

“本宮——保你平安離開江南。”這是他能拿出來的,最大的誠意,也是景炎需要的。

“殿下爽快。”景炎不用想也知,他撤離江南的事,必然是顧千城說給秦寂言聽的。

雖然,這是他故意透露給顧千城知曉的,可看到顧千城一見到秦寂言就把他賣了,心里還是有那么一點不是滋味。

他的運氣著實是差了一點,他怎么就沒有遇到一個,能全心全意為他著想的女人呢?

權妃之帝醫風華 https://tw.wanmeizw.com/Read/7618/index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