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上一頁 937試探,一樣討人厭 回到首頁

937試探,一樣討人厭
權妃之帝醫風華937試探,一樣討人厭有聲小說在線收聽

秦寂言和景炎是對手,可也是兄弟,他們之間有斗爭,可也有信任,所以……

即使只是秦寂言的一句話,景炎也選擇相信他。938小說網 www.vodtW.com

“等我平安離開,我便會放了顧千城。”這是景炎付出的代價。

同樣只是一句話,可秦寂言相信他,一如景炎相信他。

約定達成,秦寂言仍警告了一句:“在此期間,你最好不要傷她分毫。”

景炎璨然一笑,“不需要你說,我也會照顧好她,畢竟我和她的關系也不一般不是嗎?”

“景炎,別挑戰我忍耐極限,別逼我對你趕盡殺絕。”秦寂言皺著眉,一臉不滿。

他不喜歡景炎把顧千城當成所有物的口氣,這樣的口氣讓人厭惡。

景炎渾不在意,繼續挑釁道:“怎么?只是說說你就不滿?那她與似錦的五年之約呢?你就不怕五年后,她嫁進封家。”

“本宮的事,不需要你擔心。”秦寂言斜了景炎一眼,“你管好自己。”

說完,便縱身一躍,從塔頂跳下……了

“說走就走?”景炎喊了一聲,卻沒追上前。

追上了又如何?

他頂多和秦寂言打個平手,留不住人不說,自己還要累個半死,簡直是得不償失。

秦寂言走后,景炎并沒有急著離開,而是在塔頂站了半晌,才按原路折回城內。

與自己的屬下碰頭后,景炎第一件要問的事,自然是焦向笛與顧家三叔的下落。

沒有意外,人被救走了!

“什么人動的手?”

“不認識,領頭的人屬下沒有見過,武功十分高,不在主子您之下。”來人單膝跪在地上,背挺的筆直,完全沒有因任務失敗而惶恐不安。

他們盡了十分力,任務失敗不是他們失職無能,而是對手太強。

“秦寂言手上還有這等高手?難怪敢孤身一人潛入江南。”景炎抬頭看著遠方,嘴角微揚,露出一抹淺笑。

“把消息守牢,別讓人知道他們二人不在江南。你現在的任務是負責看守顧千城,不許她見任何人,聽明白了嗎?”

有得必有失,秦寂言把焦向笛和顧三叔帶走了,就別再想見顧千城。

總不能,事事都如秦寂言的愿吧?

景炎交待完這話,轉身朝景園走去,走到主院,想了想還是去了一趟留云苑,不想他還未踏進院子,就看到院外的石桌旁坐了一個人。

景炎嚇了一跳,上前兩步,才看清了誰坐在那,不由得驚呼一句:“顧千城?”不是睡了的人嗎?怎么這個時候還在呢?

他這是被顧千城耍了嗎?

不對,明擺著被顧千城耍了的人是秦寂言。

莫名的,景炎心情好了不少。

“他走了嗎?”顧千城起身,示意景炎坐下。

沒頭沒腦的一句話,可景炎卻聽明白了,“你知道的還真多。”

“不是你告訴我的嗎?”顧千城嘴角一扯,似笑非笑。

“我并沒有想到,他會來得這么快。”是真的沒有想到,要是想到了,秦寂言今晚不會走得這么順利。

他可沒有忘記七夕夜那晚,秦寂言是怎么逼他的……

“早與晚對景莊主來說有區別嗎?”顧千城坐了下來,看著景炎,柔和月色照在她的臉上,眼中的神情似比平時柔和幾許,讓景炎不由自主地放下戒備。

許是月色太美,許是今晚受了刺激,景炎沒有與顧千城拐彎抹角,而是直接問道:“千城,你想知道什么?”

他不想和顧千城玩心計,太累。

“他走了嗎?”顧千城再次問起景炎剛剛沒有回答的問題,而這個問題讓景炎的好心情蕩然無存,“你就這么關心他?為了他委屈自己留下來不說,特意在這里等我,也是為了問他的生死?”

“我并不委屈,我在這里好吃好喝,為什么要離開?至于關心他的生死不是很正常的事嗎?”顧千城似看不到景炎的怒火,一再挑釁道。

景炎臉上的笑一僵,隨即又無事人一般問道:“如果我不說呢?”

“我三叔呢?”顧千城臉上神情不變,只是換了一個問題。

“問完秦寂言又問你三叔,你關心的人還真多。”顧千城難道不知,這個時候問一句他的安危,再問其他的事情,他什么都會說嗎?

不,顧千城知道,清楚的知道只要她肯用美人計,他十有八九會上當,可就是不肯用。

真正是叫人窩火。

“好吧,不問我三叔,承意還好嗎?”顧千城無視景炎的怒火,繼續問道。

“想知道?好呀,求我!”景炎臉上帶笑,不知情的人還以為他是在開玩笑,可事實上他是認真的……

認真的不會回答顧千城的問題,哪怕顧千城求也沒有用。

“用不著了,我已經知道答案了。”顧千城起身,笑容滿面的朝景炎道謝,“多謝景莊主解惑。”

“你……總是這么讓人討厭。”景炎并不意外顧千城說出這樣的話來。

他此時出現在這里,就代表秦寂言平安走了,不然他不會在這個時間點回來。

“你也沒有多討人喜,你知道的,我一直不喜歡你,直到不久才對你改觀,可不想事情又變成這個樣子。”實話很傷人,可顧千城仍舊選擇實話實說,哪怕因此激怒景炎也再所不惜。

“你就不怕我一氣之下,殺了你?”景炎臉上的笑容一瞬間收起,只余冰冷的殺意,看顧千城的眼神也和看陌生人沒有兩樣。

不管他有沒有弱點,至少在外人眼中,他景炎是沒有弱點的男人。

“秦寂言一天不死,我就不會有事,不是嗎?”她能悠閑肆意的呆在景園,倚仗的從來都不是景炎那不知是真還是假的感情,她有什么好怕的?

“我果然還是討厭你多一些。”景炎嫌棄的看著顧千城,也站了起來,“我還是離你遠一些好,免得我一個失手殺了你。”

果然是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,顧千城現在和秦寂言一樣討人厭。

景炎看也不看顧千城,大步往外走,可走到墻腳時卻頓了一步,“秦寂言離開了,放心,沒有受傷。”

然后……在顧千城的注視下,翻墻走了……

給讀者的話:每次寫完殿下和景炎的對手戲,都有一種腦子要空的感覺。然后……明天要飛深圳,為期三天……如果16.17.18這三天少更了,請你們一定要原諒我!

權妃之帝醫風華 https://tw.wanmeizw.com/Read/7618/index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