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上一頁 1154嚴厲,武家的機會 回到首頁

1154嚴厲,武家的機會
權妃之帝醫風華1154嚴厲,武家的機會有聲小說在線收聽

京城被錦衣衛與子車翻了一個遍,可他們依舊沒有找出長生門奸細,也沒有把暗風樓三人找出來,為此秦寂言將錦衣衛首領與子車都訓了一頓。938小說網 www.vOdtw.com

錦衣衛和子車大氣都不敢喘一下,轉身繼續擴大范圍查找。而在錦衣衛與子車連連失利時,一向不怎么“靠譜”的暗衛,這次卻做得十分出色。

暗衛奉命去查季諾的事,而最近季家動作很大,私下將產業賣了個大半,暗衛順著這條線去查,還真讓他們查出不少事。

季家從前年開始就在囤積糧食,今年還加大的囤糧的數量,所變賣的產業有一半以上變成了糧食,而這些糧食正在悄悄運往北齊。

季家明面上是大商人,私底下卻是最大的走私商,賣著三國明面上不準交易的東西。但由于季家會做人,利益均分,自己只拿小頭,大頭卻給上面的高官。

不管是大秦、北齊還是西胡,都有不少人拿了季家的好處,自然也會給季家方便。

除此之外,各國皇帝也需要這樣一個渠道在,而且季家也聰明,他們只賣各國皇帝默許的東西,各國皇帝嚴厲禁止的東西,他們就是賣也有一個限度。

比如糧食和鐵器,季家每年只走私一小部分,這一點無法動搖三國的平衡,還能讓西胡和北齊這種缺糧的國家安分一些。

北齊與西胡因地理位置原因,常年處在缺糧的狀態,大秦名面上會給一些幫助,但數量都不多,只能是杯水車薪。

季家每年私下也會賣一些糧給兩國,同樣數量不多,至少不夠兩國百姓溫飽,只能保證他們每年少餓死一些人。

有了這批糧草,北齊與西胡死的人不多,就不會大動干戈的出兵大秦,來大秦搶糧食。而且季家賣給北齊與西胡的糧食,價格都不低。北齊和西胡每年都要拿出相當多的銀錢與貴重物品,來交換這些糧草,以至于國庫從來都豐盈不起來。

這是一件雙方都有利的事,季家一向做得好,每年所得利益有八成以上,是孝敬給大秦的官員和國庫。大家對此都很滿意,甚至皇上也是默許的。

人餓狠了什么事都做得出來,真要將糧食控制死,不給西胡和北齊活路,激起兩國的民憤,真要打起來,大秦一點好也討不到。

可是……人是會變的!

季家這些年一直做得很好,并表示他們會一直好下去,也不代表他們的后代子孫,也會安安份份的給大秦、西胡和北齊三國賺錢,至少野心勃勃的季諾就不是。

季諾是一個有野心的男人。從他招惹西胡三公主卻不娶人家,從他與北齊皇帝交好,就能看出他的野心很大。

季諾有野心也有實力,很早的時候他就暗中囤積了一大批糧食,現在也在私下購買糧食,就為了將這些糧草運到北齊,給大秦致命一擊。

季諾做這些的時候非常隱秘,而且還有北齊、長生門與地方官員給他做掩護,明面上看不出一絲異常。要不是君亦安說出季諾有異常,秦寂言和顧千城一時半刻都有可能查不到他頭上去。

并不是說大秦的探子無能,而是季家處在一個很微妙的位置,大秦的探子要查季家的消息,也不是那么容易。這一次要不是季家變賣家產和私下運糧的動作太大,暗衛也不一定能查到。

“大秦半數的糧食都在季家,比國庫的存糧還要多,季家是想做什么?造反嗎?”秦寂言看到暗衛查來的消息,臉色鐵青。

他許久不曾這么生氣,而季諾成功的激起了他的怒氣。

“屬下失職,請皇上恕罪。”暗衛雖然查到了季家的事,要他們卻知這不是功勞,因為他們發現的太晚了。

好在,雖晚但還有補救的可能。季家最大一批糧食,現在還在大秦境內,如果他們反應夠快的話,應該可以攔下那批糧。

“你們……最近越發的無能了。”秦寂言對暗衛越來越不滿了。顧千城雖然什么都沒有說,可他卻很清楚,這一次暗衛效率這么高,都要感謝武家人。

說起這事,就不得不說武家當家人多么有遠見。在大秦皇帝都無法往季家安插人時,武家卻在季家內部尋了一個釘子,而這一次也多虧了那個釘子,不然季家的事還真沒有這么好查。

“請皇上責罰。”暗一低頭不敢看秦寂言。

不過,暗一心里也沒有多擔心。他們跟在皇上身這十多年,太清楚皇上的性子。皇上雖然嚴厲可最是護短,他們都是真心忠于皇上的人,就算偶爾犯點小錯,顯得能力不足,皇上責罰他們也不會太重。

可是,暗一這次想左了!

子車隱瞞暗風樓的事讓秦寂言十分高興,看到子車一手調教出來暗衛如此無能,更是火上澆油。

不復以往的溫和,秦寂言嚴厲的道:“朕對你們就是太仁慈了。每每犯了錯都只是小懲一二,以至于讓你們一個個都松懈下來了。這一次,朕要再不嚴厲處罰你們,你們下次仍舊不會盡心辦差。”

“皇,皇上……”暗一冷汗密布,一張臉白如紙。可剛說兩個字,就被秦寂言打斷了,“將你們手上所有的事務交給武毅,自己去領罰。”他是該讓暗衛明白,沒有暗衛他還有很多人可以用。

暗一當場怔住,匍匐在地上,顫抖的道:“皇上,請,請再給卑鄙一次機會。”把手上的差事都交了出來,被武家人取代,他們之后還能做什么?

“朕給你們太多次機會了,下去領罰!”秦寂言不容置疑的說道。

暗一跟在秦寂言身邊多時,自是知曉秦寂言的脾氣,心里雖害怕可卻不敢再求情,只能爬似的退了下去。

暗衛走后,秦寂言讓人宣來戶部尚書,打算好好敲打一下,免得戶部尚書成了第二個暗衛,可還沒有說出來,太監就急急忙忙來報:“圣上,太上皇……召了顧姑娘問話。”

是召了,就表示顧千城已經去見太上皇了!

權妃之帝醫風華 https://tw.wanmeizw.com/Read/7618/index.html